渣刻章渣写文,拖延症懒癌晚期,产出极低。盾冬绿红batfamily……
poi漫威DC中土……欧美圈基本通吃w安利只要你敢卖我就敢吃!
热衷于各种拉郎拉娘 欢迎来勾搭www微博@管不住小舌头的sebby叫我冬饺

【周查】周查双性转梗(上)

*双性转即为百合,雷者慎入

*人物ooc注意

*lo主第一次写百合,写不好轻喷

*全程发糖无虐

双性转是群里众人的脑洞,因为想发糖于是就写出来了。原本想从战场那段写起的,但是无奈实在太难改(比如说撒尿那里就很无力),于是写了几段之后就全删了。

******

(上)

周西宇带着查英上山后,第一件事便是将对方那一头乱糟糟脏兮兮的青丝给洗干净。

“你看你,一个女子连自己的头发都打理不好,难怪被戏院给赶出来。”周西宇将查英的乱发拆开,放进溪里打湿,纤长的手指插进发间,嘴上说着埋怨的话,手上却温柔地将一个个结散开。

然后她皱起了眉头:“你这头发到底是怎么弄的?这结可都散不开了,看来这下是非把它们剪断不可了。”  

查英有些漫不经心地把玩自己的手指,嘴上也是装的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我被戏院赶出来是因为染上烟瘾了。打理头发这种事平时才用不着我做呢,你可知我在上海的名气?每天慕名前来听戏的人可都要把戏院给挤坏了……”

“是是是,你名气最大了……罢了,以后你这头青丝便交予我负责吧,如今你这头发不知给什么东西黏糊住了,只能剪掉,你可介意?”周西宇无奈地回了话,转而又一脸心疼地望着在溪水中散开的一把乌发。

“剪了便剪了,有什么好在意的,头发而已,总是会长的。”查英放下自己的手指,抬眼瞅了瞅眼中藏不住惋惜的周西宇,“这剪的是我的发,你怎么比我还心疼。”

周西宇把视线从手中的乌发移到它主人脸上,嘴巴张合正准备回答,却愣是被查英迷了神。

傍晚的夕阳穿过稀疏的树叶打在查英脸上,那一双琉璃眸子被照得隐隐透出些水光来,还染上了点夕阳的红,尚未洗去的污泥并不能完全掩盖她的容貌,看得出来洗净后必然是个美人。

查英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啦?我长得太好看,看傻啦?”

周西宇方才回过神来,脸上浮起尴尬的红晕,“你这姑娘,倒仗着自己长得好,欺负起我来了。看你脸上这些泥,哪儿看得出你的模样?快自个儿洗洗!”

查英笑嘻嘻地爬起身来,凑到小溪边,捧起水把自己脏兮兮的脸洗了个干净,那一张白净好看的脸蛋便完完全全露了出来。她抓起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在周西宇身旁坐下,“喏,这下你可满意了?快些把这头发给剪了吧,湿淋淋的,弄得我难受的很。”

周西宇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军刀,接过查英手中的头发,梳理了几下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割了起来,“这荒山野岭的,也没有合适的工具,我手上只有这把军刀,理得不好可不许怨我。”

 

总算是把这一头乱发给打理好了,周西宇对自己的手艺挺满意。

“……阿英?阿英?”她纠结了一会儿才喊出这个名字,“头发理好了,现在……”周西宇这才发现刚刚一直端坐的人这会儿身子抖得厉害,额角甚至有汗珠滑落,好看的眼睛紧闭着,眉头也锁得紧紧的,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她慌了神,这手一从对方肩上拿开,查英的身子便软软的倒了下去,手脚也渐渐缩在一起,隐隐有在地上打滚的趋势。

这该不会是烟瘾犯了把?周西宇着急地想。

她连忙将查英发冷的身子抱在怀里,任由对方的手在她后背胡乱抓来抓去。她把头埋在查英颈间,不停地在查英耳边低喃着“别怕,阿英,坚持住,我在这儿呢,阿英,坚持住……”

 

过了好一会儿查英才慢慢平静下来,苍白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汗珠,她轻喘着,睁开眼,正好对上周西宇写满担忧的双眸,“周西宇……”

周西宇握住她冷汗涔涔的手,“阿英,我在这儿呢,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查英闭上眼,感受着握住自己手的那双同样属于女子的,却带着暖人温度的双手,丝丝暖流似乎顺着交握的地方流进了心里。“我好多了……”

这时已基本上进入了夜晚,淡淡的月光笼罩在周西宇周围,让她原本便柔和的五官更加透出几分温柔的味道,看起来像个仙子。

查英的心跳突然有些快了起来。

 

周西宇看着查英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原本紧抿着的双唇突然咧开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周西宇,你长得真好看。”

周西宇瞬间红了脸,像抹了胭脂一般,瞬间多了份女子的娇艳。她嗔怪地瞥了一眼查英道,“你少作弄我,长得好看的人明明是你自己,说这话是甚么意思?”

查英也不恼,只是笑盈盈的望着周西宇,“说你长得好还不愿意。”

周西宇一时也不知该回什么好,只好连忙站起身来,准备逃避,却忘了腿上原本还躺着个脑袋,这一起身,查英那半个身子便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疼”得查英“哎哟”直叫。

周西宇被这声哎哟吓得连忙蹲下将查英扶起来,轻揉她后脑勺,焦急又愧疚地问那个一脸委屈的人,“阿英,你怎么样了?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疼的厉害么?”

查英的嘴角委屈地向下微撇,眼里盛满了盈盈水光,“可疼了……周西宇,你怎么这么狠心将我扔在地上……哎哟,疼死我了,你再帮我揉揉……哎,轻点儿,我疼……”

“对不起对不起,阿英,你看这样揉还行吗?现在还疼吗?”看着周西宇一脸愧疚,眼神中还夹杂着心疼,查英那原本该向下撇的嘴角却在周西宇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上翘起来。

 

 

查英那一摔其实并没有摔疼哪里,下落的瞬间她已用手肘微微撑起身子。本来头枕在周西宇腿上时与地面的距离便不长,即使真磕着了,也不过是疼一小会儿的事,根本不至于像查英叫成这样。

至于她一直喊疼到底是什么心思,就不得而知了。






嗯,查老板即使性转了也不忘耍流氓呢(。


评论(12)
热度(15)

© 桑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