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刻章渣写文,拖延症懒癌晚期,产出极低。盾冬绿红batfamily……
poi漫威DC中土……欧美圈基本通吃w安利只要你敢卖我就敢吃!
热衷于各种拉郎拉娘 欢迎来勾搭www微博@管不住小舌头的sebby叫我冬饺

【周查】周查双性转梗(中)

*双性转即为百合,雷者慎入

*人物ooc注意

*lo主第一次写百合,写不好轻喷

*全程发糖无虐

想写的梗还是没有写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阿英还是一如既往的耍流氓,以及,我觉得这篇百合分不出攻受(手动再见)


(中)

查英的头发被剪短后,每日早晨便都由周西宇负责打理。

两人蹲在溪边,各自洗了把脸,周西宇将下山买来的木梳放进溪里沾水,轻轻一甩,先是给查英把头发梳整齐,然后再给自己梳个和查英一样的发型,便大功告成了。

 

时间快得像溪里的流水一般,让人捉也捉不住。

查英的头发长得很快,原本被剪得堪堪到颈间的头发现在已经可以被发绳束成一个短短的辫子了。

周西宇的头发本就剪得比她短,长起来也没有她快,所以同样的时间,周西宇的头发还只能触到肩头,连小辫子也扎不起来。

 

“周西宇,你以前便一直是短发么?”查英看着周西宇微微低头用沾了水的木梳梳理自己那卡在一起的发梢。

周西宇抬头瞥了眼一脸好奇的查英,“不是,当时是为了混进军队不让人发现才剪的。怎么,问这个作甚?”

查英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袭白衣,挺身而立。“我想多了解了解你呀,”她闭上眼,屏息凝神,想着周西宇教给她的口诀,“你以前便是习武之人,总是知道这功夫没那么快练成的吧。我们俩在这山上待的时间定是不会短,对自己的‘同居之人’多了解一些有助于我们今后的生活。更何况,我们两人可是要‘不离不弃’的呀。”

周西宇将梳子收进衣内,站起身来,嘴上是不变的淡笑,“你这姑娘,说起话来没有点顾忌,以后可没有男人要你。”

查英听了这话,顿了一下,也不睁眼,只是将身子转过去,哼了一声,将背影留给周西宇,“不要也罢!男人有什么好,那些个来戏院里的男人,哪个不是贪图酒色之徒?班里的姐姐告诉我,这世上没一个男人是好东西!我宁可终身不嫁,也不愿为那些臭男人赔了心又赔了身!”

周西宇听着查英话里的的怒意和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想来自己那话必是戳中了什么伤心事。

她看不到查英的表情,想要绕到查英面前,查英便跟着她转身子,反正就是不把正脸给她看。

周西宇无奈的笑了笑,小声嘟囔着,“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查英耳朵一动,下一秒便将身子转了过来,眉毛和下巴都扬得高高的,“谁像小孩子了!周西宇,你别以为我听不到!”

周西宇看她转了身,嘴角的笑意便藏不住了,“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说了不中听的话惹查大小姐生气了,还望查大小姐宽宏大量,放小女子一马。”说着还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

查英许是被这礼给逗开心了,嘴角的弧度藏也藏不住,可还要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只得把头又转了过去,拿侧脸对着周西宇,“那我就放你一次,以后可不许再提什么男人,不然我跟你急!”

“好,听你的。”周西宇微微仰头看着那个站在石头上,仿佛被太阳的万丈光芒包容着的姑娘,只感觉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甜味儿,经由四肢流过心脏,浑身都暖烘烘的。

“看什么呀,又看呆了。”正当周西宇出神时,查英已经从石头上跳了下来,玉一般莹润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随即又突然凑了上来。

周西宇反应过来时,眼前便是查英那双漂亮的眼睛。

兴许是以前唱戏的缘故,周西宇总觉得查英这一双眸子里,带着故事,一颦一笑都能把人迷得找不着方向,只一心向着她,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一点儿都不能违抗,似乎不按照她的想法来,惹她皱起了眉头,这难受的全是自己。

饶是定性再好如周西宇,也常常因查英这幅容貌,这双眼睛而着了她的道。

周西宇想不明白了,明明同为女子,自己为何会被查英迷得愣了神,有时候甚至梦中也会出现查英的笑颜。查英的小脾气,自己也总是忍着让着,连一点儿不痛快都没有,更别说和她生气了。

周西宇可不认为自己的脾气有好到这种程度,即使是练了猿击术,吸收了月光柔和的精华,性子平稳了些,也全然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查英这凑的可是有够近的,挺翘的鼻尖都快要碰上周西宇的了。

周西宇被这一举动逼的往后稍稍退了一步,“没事,阿英,倒是你,靠我这么近作甚么?”她有些不敢看查英的眼睛,连忙生硬地将眼神瞥到一边去。

查英轻笑一声,冲着周西宇眨眨眼,“周西宇,你身上有种很奇特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

“什么味道?”周西宇突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晚上睡觉时你总是靠我靠的那么近,我当你怕这山间野兽的叫声,原来是这样!”

查英听了这话,愣了一下,没忍住捂嘴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会怕这山间的野兽?你忘了前几日那兽肉是谁抓回来的了?”

笑了一会儿才渐停下来,看着周西宇那满脸的无奈,正经的回答道,“你身上的味道……饶是我在戏院见过许多女子,也从没闻到过你身上这种味道,不是胭脂水粉味,倒有点像是你自个儿身上发出来的。哎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你吸收了月亮的光华,练了猿击术才有的,以前我也没感觉你身上有这种香味。”

没等周西宇回答,她又像有了新发现一样,“这样说的话……周西宇,你说,我身上有没有太阳的味道?快闻闻,快闻闻!”说着还把自己往周西宇鼻间凑。

周西宇比查英还矮了点儿,就现在这距离,一低头,便是查英的颈窝。查英这一凑,周西宇的鼻尖便嗅到一丝对方身上传来的味道,暖暖的,像太阳那般,把人暖洋洋的都包围起来,令人浑身舒服。

不知为何周西宇竟感到有些害臊,脸上也渐渐烧了起来,她轻轻推了查英一把,往两人休息的山洞走去,一边还在数落,“你这姑娘,说话又不正经的,也不懂得害臊!哪有叫别人来闻自己身上味的理!时候不早了,你快些去练功,我去洞里收拾收拾。”

“周西宇,你道理真多吔!”查英提起以往唱戏的嗓子,朝周西宇的背影喊了一声,便按照她的话,练功去了。

周西宇回过头,朝查英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淡笑着摇摇头,又转身继续向山洞走去。

“阿英这姑娘……真是……”





前面关于头发的铺垫感觉白写了qaq下一章一定把头发梗写出来!不出意外的话这篇应该就这样结束了,要准备新坑的事XD



评论(3)
热度(12)

© 桑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