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刻章渣写文,拖延症懒癌晚期,产出极低。盾冬绿红batfamily……
poi漫威DC中土……欧美圈基本通吃w安利只要你敢卖我就敢吃!
热衷于各种拉郎拉娘 欢迎来勾搭www微博@管不住小舌头的sebby叫我冬饺

【周查】周查双性转梗(下)

*双性转即为百合,雷者慎入

*人物ooc注意

*lo主第一次写百合,写不好轻喷

*全程发糖无虐

*此章有肉渣

这次写着写着就爆字数了XD拖了快一周,终于是写完了,接下来要开新坑啦!【虽然还没动笔。。

食用愉快!

-------------------------------------

(下)

查英的一头青丝终究是又长回来了。

周西宇每天都在观察查英头发的长度变化。猿击术的修习让她的耳鼻口目比以前灵敏也厉害许多,眼神利了,看到的东西就多了。

日日月月下来,查英的头发以可观的速度生长着,周西宇看着这变化,内心里生出一股奇怪的自豪感。

这感觉就像是母亲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日日长大般,让周西宇感到怪异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欣慰和高兴。

也因此,她对这头青丝更上心了,每天练功以外的时间便是想着要怎么打扮查英,给她梳个什么发型好,比对自己的还上心。

本来作为一个练武之人,周西宇是不大在意外表的,即使身为女子,也不爱打扮。以前总觉得头发只要挽起来即可,便只学了个简单的道姑头,现在她只恨当时师娘还在时为何不多学点,也比现在光想着其他姑娘梳什么发型,笨拙的手却不知从何梳起好。

 

“我说周西宇呀,你这整日的折腾我头发作甚么?简简单单的梳个和你一样的道姑头不好么?梳得再好看,这荒无人烟的山上也没人欣赏,有何用?道姑头好看又清爽,于练功也是极为方便的,你看你这样儿,要不是你练功那狠劲儿,我都要觉得你对我的头发比这猿击术上心多了!”查英感受着自己的头发被一双略显笨拙的手折腾来折腾去,终于忍不住开口抱怨了。

“谁说没人欣赏,我可不就是人么?你天生生的一副好样貌,自是怎么弄都好看。只是我这双笨手,只会梳个道姑头,你这般好看的姑娘就该好好打扮才是。”周西宇不理会查英的抱怨,淡笑着继续一下一下梳理她的长发。

查英突然就没了声,就在周西宇手中的麻花辫快要完成时,她又突然转过身来,将脸凑近周西宇,“周西宇,你总说我长得好看,那我问你,我这副好看的皮囊,你喜欢么?”平时灵脆的声音此刻压得低低的,忽的有种周西宇从未感受过的魅惑之意。

周西宇努力将脸上即将升起的潮红压下去,可仍然有一抹调皮的嫣红染上了白净的脸颊。“你这话怎么说的好像那故事中穿了人皮囊的妖精似的,说话老没个正经。快转过头去,这辫子我还差一点就编好了。”即使是几年过去了,周西宇仍然不太敢这么近直视查英那双好像会说话的眼睛,怕是心里有什么事被窥了去。

那是她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隐秘的,连她自己有时都还不太敢承认的感情。

 

查英闻言低低笑了一声,随即又用刚刚的那种眼神对上周西宇的双眼,“你只需回答我喜不喜欢便是。”

周西宇终究是败了下来,她垂下眼帘,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道:“喜欢。”

像是有什么隐藏已久的东西正在慢慢被揭开,暴露在两人眼前。

查英立刻就变了脸,一副笑眼弯弯的模样,“喜欢便是最好的了。”

然后在周西宇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快速的凑上前去,蜻蜓点水般触了下她的唇,便转过身去,将那编至一半的辫子留给呆愣住的周西宇。“帮我把剩下的辫子编完吧。”

 

周西宇彻底的懵了。

唇上被碰过的那一处烫的要命,像是被火炙烤过了一般,连带着浑身的温度都开始烧起来,脑子也好像不能思考了似的,空白一片。

然而最令她感到难堪的是,她发现自己的内心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而涌上了一些难以道明的东西,像是甜蜜,被甜到发腻的蜜糖包裹住了一般;又像是苦恼,像初尝情恋之事那般,诸多复杂交杂在一块儿,让人心烦。

甜蜜而又苦恼的心情,确实是活了三十几年却未谈过半场爱的周西宇,被查英夺走初吻时该有的心情。

而背对着她的查英心情却是与她不同了。

偷吻成功的查英虽然还是有一点害羞,但是心中的满足感快要把她撑爆炸了,嘴角上扬的弧度怎么也控制不住,笑得连那双又大又有神的眼睛都微微弯起了月牙似的弧度,神情与那偷吃了糖的孩童无差。

周西宇若是瞧见,必定又要看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周西宇才慢慢清醒过来。她想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淡然地与查英相处。于是她半跪在查英身后,将快要完成的辫子编完,扎上头绳。

“阿英……现在日光强盛,你快些去练功吧,刚刚的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保持现状就是了。”周西宇难得逃避的连查英的表情都不看,编好辫子扭头便往山林间走去。

查英一脸惊诧又受伤的转过头来,却发现说话那女子已没了踪影。她站起身来,细长的手指不知何时紧紧握成了拳状,关节处微微泛白。她盯着树木繁茂的山林,许久之后才慢慢将拳头松开,“周西宇,你明明对我有意思,却像个胆小鬼不敢回应我,只会逃避……我倒要看看你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查英哼了一声,方才运功闪至平时练功的地方。而刚才查英盯的那处树丛中,却突然闪出一女子,负手而立,眺望远处叹了口气,又返回山林里去了。

 

 

天气总是变得比那婴孩的脸还快,早晨还是晴空万里,烈日当空,傍晚却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

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砸得人心慌。查英练功之时忽遇大雨,猝不及防被淋了一身,饶是速度再快,功夫再好,回到山洞时,却是连内衣也湿透了。

周西宇正在生火,一看她这样,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儿,焦急地取了件兽皮将落汤鸡查英包了起来,嘴中抱怨的话也是来不及想便脱口而出,“你怎的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雨这么大,不会拿片叶子什么遮一遮吗?湿成这样生病了可怎么好!”

查英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笑嘻嘻地回应她,面色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了寒而显得有些冷,“你此般举动不怕我误会吗?”言罢也不理会愣住的周西宇,披着厚重的兽皮便在火堆旁坐下。

“阿英,我……”周西宇下意识地想解释些什么,却发现喉口发紧,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两人就这样僵住了,一个在火堆旁坐着,另一个则站在一旁,谁也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默默想事情的查英终于开口打破了山洞里的沉默,“周西宇,你到底为何要拒绝我?你以为你藏的很深吗?”她扭过头来,在一片火光中盯着周西宇,眼神犀利尖锐得让周西宇无处可逃。

半晌后,周西宇终究还是悠悠的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这一天叹气的次数比她活过的这些年加起来都多,“阿英……我不想害了你,女子之间本不该有这样的感情的。”

查英怒了,她猛地站起身来,披在身上的兽皮落在地上也无暇去拾了,“害了我?”周西宇听到她话里不明显的颤抖,“周西宇,你不是我,又怎知何事为害我?不要为你自己的逃避找借口!”

查英的脸因为气急充血而涨得通红,她一步一步缓慢地向周西宇走去,在周西宇还在想着该怎么回答她之时,查英突然捧住了周西宇的脸,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对方脸上相同的位置,然后开始掠夺起来。

周西宇没反应过来,唇齿很快就被撬开了。查英的双唇带着烫人的温度,通过最亲密的方式传递给她,带动着她的感官神经。

周西宇的心突然一片清明了。

为何女子之间就不能相爱?世间从来没有规定过谁和谁才能相爱的道理,只是普天之下皆是男女相爱的事例,让人们从观念里,老一辈讲的故事里,从头到脚认为男女之间才是正理。自己和查英两情相悦,为何就不能在一起?既是在这山上,便也妨碍不到别人,即使是妨碍到了又能怎样?难道还会遭天谴不成?

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回应这个吻,回应查英,想明白了的周西宇便不再犹豫,很快就反客为主,与查英交换自己的津液。

查英虽长在戏院这个大染缸里,却洁身自好的很。说起来,没谈过情爱的戏子,在顺天这样的大戏院里,查英也算是独一个,这便也算是她如此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了。像她这样扮花旦的,大多都是早早寻了个富贵人家,嫁给人老爷做姨太太,趁着年轻多过些好日子,而查英这般到了年纪不嫁,还拒绝男人的讨好,放到别的戏子嘴里都是傻人一个,可这偏偏让她的名声越来越大,其他戏子便也无话可讲了。

也正因为如此,查英在亲吻的技巧上,虽强悍,主动,却也显得极其生涩,主动方被周西宇占了也不为过。

感受到周西宇的回应,查英原本紧紧闭着的双眼忽的睁开,原本似乎蒙了层霜的眼眸在火光的照耀下渐渐染上了温暖的色彩。

这个有些激烈的吻慢慢平静下来了,查英小口小口的喘着气,而周西宇则搂着她的腰,舌尖缓缓的,温柔的舔吻,勾勒着查英漂亮的唇形,“阿英,”周西宇突然开口了,“我想通了,也不会再躲了,你……可还会再怨我?”

查英瞥了她一眼,惩罚似的在她唇上轻咬了几下,方才悠悠飘出几句带着娇嗔的话,“……你要是再不开窍,我就自个儿下山去,留你一人在这山上,自己练猿击术。”

周西宇将头埋在查英的颈窝里,任由她身上的清香萦绕在鼻间,听了这话闷闷笑道,“当真?”

“当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周西宇喷在颈间的呼吸让查英觉得痒痒的,她不适地动了动。

“那你便去吧,我会一直在这等你回来的。阿英,这便是我的不离不弃,不嗔不恨。”周西宇轻笑了一声。明明没有说过情话,此刻情浓之时,倒是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了。

查英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红了脸,“没想到你说起情话来,比我唱过的戏还叫人心喜。”这话勾得一向清心寡欲的周西宇都忍不住想对查英做些什么。

可查英却比她主动。

周西宇感觉到自己的耳垂突然被含住,耳珠被查英细细吸允着,舔舐着,发出细微的水声。

“周西宇……”查英的手指顺着她的背部往下滑,轻巧的解开了她的衣带,另一只手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那团柔软上。

“嗯?”周西宇顺着查英的动作揉捏着手中的尺寸刚好的玉峰,舌尖却在她线条优美的的脖颈上流连,带着自己的温度,动情的舔吻着。

查英被周西宇弄得情动连连,无可抑制地轻喘着,脸上潮红一片,“我想要你……给我……周西宇……”

“好,听你的。”周西宇扯过一旁的兽皮垫在身下,将浑身发软的查英放倒在上面,自己也覆身上去,吻住查英微张的唇。

山洞外边雨点微凉,山洞里边却火热一片。忽高忽低的火焰照得一旁缠绵的两个身影旖旎一片,雨点声掩盖了动人的喘息与高吟,并与之交织成一曲情与悦的乐章,清脆而又婉转,动人心弦。



评论(3)
热度(12)

© 桑尼 | Powered by LOFTER